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指令重试 >

校园软欺凌怎么办详情见描述

归档日期:06-23       文本归类:指令重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是一名中学生,成绩不好,军训时被教官取花名很难听的,取了之后同学在每天都在嘲笑我,慢慢的变成语言攻击,每天扔我作业,踩我凳子,踩我床,向老师乱说我坏话,藏我作业,书本,...

  我是一名中学生,成绩不好,军训时被教官取花名很难听的,取了之后同学在每天都在嘲笑我,慢慢的变成语言攻击,每天扔我作业,踩我凳子,踩我床,向老师乱说我坏话,藏我作业,书本,铅笔盒,还联合别班,别年级的来欺负我,让我交不到朋友,想天天看我笑话,还天天希望我被老师罚,而且还联合写名欺负我班长带头让我别当早读评分员,现在我要反抗了,每天与值日班长做对,违纪,不交作业,与老对抗,现在我休学在家,不过想到这些让我想自杀,你们说我该怎么办?转学呢?还是退学。

  “校园欺凌,给成长的青少年造成了极大伤害甚至终身的阴影,也让广大家长揪心。要解决这一问题,当然需要在根本上改善校园安全环境。与此同时,也需要学生们学会自我保护。”吴甘霖开门见山地说。

  吴甘霖说:“首先要提高敢于与校园欺凌做斗争的勇气。在校园欺凌中,受害者往往怕事,默默承受而不敢反抗和告发欺凌者,导致受到伤害不断加深。因此,要避免忍气吞声,避免成为那个“好捏的柿子”,而要采取积极有效的方式,进行抗争。”

  为此,吴甘霖引用了《法律与新闻》杂志上刊登的一则故事“女大学生自称黑老大‘干孙女’演绎闹剧”——

  来自不同地区的几个同学丽丽、琪琪、欣欣、露露和李娇住在一个宿舍,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在下半年,李娇每天都有很多电话,几个女孩了解之后知道舍友李娇和黑社会有关系,居然还是一个黑社会老大“阿公”的干孙女,被称作“大小姐”。

  之后,李娇就利用这一身份勒索舍友们,让大家不断拿钱给自己。更让人发指的是,她还对宿舍的每个人发号施令,就像一个“手掌身杀大权”的女王。她的种种做法,到了让人发指的程度,如要有的同学在宿舍里脱光衣服,亲自或胁迫她们相互实施手掐、夹指。对其中的一个同学不顺眼,就让大家去打她,必须用针把她的手扎出血来。几个女孩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危只能尽心供奉这位“女王”。

  这件事一直持续了几个学期,直到其中一个女孩无法忍受逃出学校不参加考试,最终在老师的再三询问下才揭开这个事件的真相。老师告诉家长,一起向公安局报案,她们的噩梦才算结束。

  原来,李娇口中的“阿公”、“海叔”等黑社会的人,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全都是她自己想减肥、美容又无钱支付花费,自己编造出来的谎话。然后通过接电话,“指令”别人,或传“指令”,对室友进行威胁、恐吓,李娇共从几位同寝室的同学手中勒索钱财达5万余元。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一群已经是大学生的女生,竟然在这样一场敲诈的骗局中,还如此懦弱,并相互伤害。真的是太让人失望与痛惜了。

  在大多数情况下,校园欺凌都是强者欺负弱者,人多势众的欺负势单力薄的。而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一味忍让的青少年学生就更多了。即使事实已暴露,受害的学生与家长,往往采取只接受道歉或让孩子转校的方式,不敢正面抗争。

  但是,这种方式毫不足取,在吴甘霖 《孩子,你该如何自我保护》一书中,收录了不少例子,说明这样做这不仅会加大伤害,而且会纵容欺凌者,让其更加肆无忌惮。《法律与生活》杂志上刊登的一篇《老师“骂死学生案”一审落幕 骂人者被判刑一年》的文章,就报道了一位粗暴教育闻名的汪老师,对曾经是班上的“三好学生”丁小婷多次谩骂,这位学生一忍再忍,最终被迫跳楼的悲剧。

  与上述情况相反,吴甘霖讲述了一个他曾当记者时采访的一起老师对初中女学生进行性侵害的案件。这位老师常用帮助学生辅导功课为名,把女学生叫到自己宿舍,采用语言挑逗和动手动脚的方式,去猥亵、学生,有时甚至采取强暴的方式,直接强奸学生。先后有5个女生受害。

  这个案件后来得以撕开内幕,来自一个名叫方方的女孩,当老师采取威逼利诱的对她图谋不轨时,她不仅没有上当,而且向家长和有关部门反映,将这位不良老师绳之以法。

  吴甘霖问过方方这样一个问题: “为什么别的同学不敢,你就敢呢?” 她回答说:“我不管别人敢不敢,只要我觉得不合理,我就不会任人欺凌。因为我坚信邪不压正。”

  对此,吴甘霖引用了一句有哲理的话:“人有三分怕虎,虎有七分怕人。”只要我们敢于向校园欺凌的人说不,校园欺凌的现象就会越来越少。

  16岁的高正涛,是北京丰台区某校学生。一次,走到校门口时,被一位留着长发的人拦住,这位自称叫洪少泉的外校生说:“明天给我带50块钱,我在校门口等你。”高正涛听同学说过有人在校门口要钱的事,也知道很多同学由于害怕他们真的给钱过来。但他不给。之后几次洪少泉都向他要钱,他都不给,洪少泉就将“价码”不断加上去,到后来要他拿300元。

  展开全部回学校啊。带个手机去录音 去拍录像做证据 然后直接去当地教育部 多备份几分证据 不行直接110 在不行给新闻媒体报社打电话把证据给他们曝光,你连转学,退学都想过了还要退到什么时候。

本文链接:http://ok-panic.net/zhilingzhongshi/88.html